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戒指
戒指

巴卡斯是一个坐落于洛彦山下的小小城邦,人口不到1万,居民多以务农维
生,巴卡斯的王叫做艾斯,没什么用的人,不过不会做坏事。落彦山顶上有一座
石头庙宇,祭祀着众神,虽然平时除了祭司和几个巫女之外没什么人会去。
过去大部分的时间,巴卡斯都是无忧无虑的在无人注意的角落过着平静的日
子,隔壁几个大国的杀伐和她们没有关系,因为巴卡斯是个地窄人少又偏僻的地
方。巴卡斯没有特产,四周除了山之外就是浓密的森林,交通要道没她的份,重
要矿产也不会在她的脚下蹦出个头来。如果一直都是这样,那还有什么好玩的,
所以今天开始,巴卡斯不一样了。
为什么不一样?因为有个小鬼叫伊若的,他上山和朋友一块打打闹闹,丢丢
石头,追追小羊,被母羊追追,却不知怎的,这小鬼楣运当头,跌个狗吃屎,一
脸栽在一个坑里,他的头狠狠的砸在一块石头上,痛得他叫阿嬷。
伊若:「我的天阿,回家铁给妈妈挨一顿。」他边揉着头,现在已经肿了一
块了,一边撑起身来,手不经意的去碰到那块该死的石头,他一气之下,拿起石
头来就随手一砸,「啪」的一下,那石头竟然碎了,里面居然藏了一枚戒指!
伊若惊奇的拿起那枚戒指,仔细的端详,它看起来非常朴实,上面没有任何
显眼的宝石或者是花纹装饰,可以说仅仅是一个金属圈罢了。戒指的颜色是银白
的,上头很干净,没有污渍,伊若越看越觉得喜欢,便把他揣在衣服里,跑回家
去。
路上他遇到了自己的邻居,美琳,是一个住在他家隔壁木匠的女儿,平时没
人管教,撒野惯了,镇日和伊若混在一起。她和伊若一样都是13岁,两人在城
门口的田野上相遇。
美琳:「你刚刚上山去了吗?」
伊若:「对呀,你看我刚刚捡到这个东西。」伊若把戒指掏出来,在耀眼的
阳光下,戒指似乎有了生命,反光在美琳的脸庞上画下一条白色的细纹。
美琳有点惊讶的说道:「你在哪捡到的阿?」她伸出手来,想要将戒指拿起
来看看,不过伊若很快的把戒指戴在手上。
伊若道:「想干嘛?这可是我的戒指。我要先戴。」伊若露出骄傲的神情,
好像捡到一个戒指是多了不起的事似的。
美琳立刻不高兴了起来:「什么吗!有啥好稀罕的!不看就不看!」说完转
身就要走。
伊若却急忙道:「好啦好啦,我给你看了啦,不要生气。」手一边试着把戒
指自手上拔下来,却发现戒指像是和手指粘在一起似的,怎么用力都拔不下来。
美琳见状便说:「你又干嘛了,戒指卡在手上了吗?」伊若点点头,把手伸
出去让美琳看个清楚,美琳看了一看那亮晶晶的戒指,说到:「你觉得这会不会
是别人的?看起来很珍贵。」
伊若道:「不会啦,他是藏在一个石头里耶。」
美琳嗯了一声,开始用力想把戒指拔下来,但是还是徒劳无功。最后美琳叫
伊若回去用油浇在手指上,如果能把戒指拿下来的话,明天要让她也戴一戴,然
后便自个儿跑掉了。
伊若便回到家里,母亲正在指挥几个奴隶工作(是的,这是个可以合法蓄奴
的社会,不过主人一般是不能虐待奴隶的,会如此做的人一经举发将被剥夺拥有
奴婢的权利),伊若便告诉母亲刚才的经过。
他的母亲叫做若丹,不到30岁,因为这个社会的女子适婚年龄是15岁,
现在才正是她的魅力成熟的时候,全身都发散着令人窒息的女性芬芳。
不过笨呆伊若当然不会注意到这种事,他现在只想赶快把戒指拿下来给美琳
看,根据他过去的经验,美琳一生气就好多天不和他说话,由于她是少数几个和
他同年纪的小孩,要是美琳不理他的话,他会无聊很多天。
若丹说道:「戒指藏在石头里?怎么可能?你到底是在哪里捡到的?」
若丹带着一个装着油的陶瓶从厨房里走出来,倒了些许油在伊若的左手食指
上,伊若再次试着把戒指拔下,但是还是拔不下来。就连若丹也没办法,最后两
人都打消了拿下戒指的念头,因为伊若的手指已经肿了起来。
若丹安慰他说:「没关系,我们明天去请奥尔先生来帮你拿下来,今天就先
别管了。」说完便叫一个奴隶,爱丽儿,把油瓶拿走。
伊若看着爱丽儿的背影,突然发现她身上因工作而发黄的麻袍正逐渐消失,
她背后圆滑的曲线正慢慢浮现出来,美丽的臀部随着步伐而一颤一颤的。伊若揉
揉眼睛,他没看错,因为连他自己的衣服都变透明了!
他看到自己皮肤毫无掩饰的暴露在阳光之下,他连忙抬头看正在观察自己奇
怪举动的母亲,连她的衣服也不见了,他赫然发现母亲巨大而美丽的乳房冷静的
停滞在自己的眼前,小小的乳头旁边是一圈粉红色的光晕。
伊若觉得自己突然喉咙好干,身体也在发热,下腹部隐约传来一种令人不知
如何是好的痛苦,抑或是快乐,还是两者兼具?
但当他母亲问道:「伊若,你脸好红,没事吧?」伊若的幻象消失了,妈妈
和自己身上的袍子都安然无恙,刚才是在作梦吗?
伊若道:「没有,我没事。」然后便急忙冲进自己的房里,伊若不敢告诉妈
妈刚才他所看到的幻象,妈妈可能会以为他被山里的妖女施了法,要带他去找祭
司。
他趴在地上(床是国王专用奢侈品,一般人都在地上铺个席子或是布匹就睡
了),想把刚刚看到的东西忘记,但是却怎么也忘不掉。下腹传来的奇怪感觉现
在似乎变的更强了,伊若的手不自禁的往下伸去,抚摸自己的小小肉棒,他惊讶
的发现自己的肉棒变的好大,连两只手都没办法握满它,而且上面还流出一些粘
粘的液体,亮晶晶的,顺着肉棒的曲线流到了两腿之间。
伊若觉得那股闷热的感觉随着自己的抚摸变的越来越强,他自己已经不知道
现在是觉得喜欢还是讨厌这种感觉,只知道自己的手已经停不下来了,从肉棒的
前端那个奇怪的冠状物上传来一阵阵让人头晕目眩的电波,让伊若的身子像弓一
般的拱起,眼睛紧紧闭上,咬着牙,生怕自己叫出声来。
电波越来越强,伊若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,只知道两手用力的摩擦那
具坚挺的肉箭,耳朵听到的只有手和黏液搅和出的「啪搭啪搭」的声音。
就在他觉得自己已经不行的时候,门「呀」的一声打开了,爱丽儿端着一个
陶盆走了进来,但是伊若早已无法控制自己了,他只觉得从身体深处传来一阵阵
舒服的感觉,好像到了天国一样,似乎连时间都变慢了。他睁开双眼,看到爱丽
儿红通通的脸颊和她惊讶的神情,以及一股股勐烈射出的,混浊的珠白色液体,
溅落在地上、手上、和自己光熘熘的肚皮上。
过了良久(对其他人来说大概不到5秒),伊若才回复了神智,才惊觉到自
己的行为非常不该被别人看到,羞的他满脸通红,连忙用手遮住自己尚在缓缓抽
动的肉茎。
但为时已晚,爱丽儿早已看的清清楚楚,她低着头说道:「夫人叫我拿水给
你洗脸。」脸上发烫的爱丽儿只想早一点离开这尴尬的场面,所以放下陶盆之后
便立刻转身离开。
伊若看到她转身的动作,马上联想到先前所见的景象,令他惊讶的是,他居
然又看到了她的衣服正逐渐的消失,那美丽的曲线又浮现了出来,还有那颤抖的
美丽臀肉。
伊若觉得喉咙比刚才更加灼热,好像是吃了碳似的,他勉强的说道:「爱丽
儿,」她便回过身来,正面对着伊若,她巧夺天工的肉体不加遮掩的呈现在伊若
眼前(她当然不知道自己在伊若眼里是全裸的状态),「请……请过来一下。」
最后这几个字连伊若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说出来的。他现在只想用手狠狠的
玩弄自己的肉茎,下体现在几乎快要爆炸一般的暴怒着,伊若觉得快要死掉了。
爱丽儿走到伊若身旁,心中思索如何脱离这尴尬的场面,她知道这样下去会
变成通奸的行为,被发现了自己可能会被丢到没有人烟的荒野自生自灭。但她一
时之间也不知用什么借口离开好,只好希望在外面的若丹赶快叫她出去。
伊若此时说道:「我……我可以摸你吗?」
爱丽儿一听,知道大势不妙,现在不跑,恐怕跑不了了,但当她正准备转身
时,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上心头,她似乎不再害怕被流放至死的刑罚,她觉得只要
和眼前这个小孩在一起就有无比的力量与快乐,自己似乎也不再是一个奴隶了,
爱丽儿反而有一股高傲的感觉,她将是第一个夺取他宝贵贞操的女人,他的第一
次将是由我爱丽儿来享用的。
当她如此想时,她快乐的笑了出来,撩起自己红色的头发,因为整日的工作
使上面蒙上了许多灰尘,爱丽儿说道:「当然,可爱的伊若,你可以一直摸到你
想停为止。」
她缓慢的脱下自己的长袍(其实很难缓慢,因为她只有那一件衣服),不过
在伊若眼里,她早已是脱的干干净净了。
伊若立刻狠狠的用手抓住她的乳房,暗红色的乳头和咖啡色的乳晕和爱丽儿
因日晒而呈古铜色的皮肤相当配合。伊若揉着那两粒软软嫩嫩的肉球,心中却更
是焦急,身体里的欲火烧的更加勐烈了。
他粗长的肉棒碰到了爱丽儿的小腹,不自禁的动起腰来,龟头仗着刚刚射出
的液体作润滑,在她平坦的肚皮上来回的抽动着,伊若再度陷入那令人意乱神离
的恍惚状态,不久他便射出了生命中的第二发精液。
这次和上次一样持续了将近10秒,浓浓的腥味从爱丽儿沾满精液的小腹上
传来,伊若觉得非常困窘,他竟然把那些白白的东西弄到人家身上!
伊若忙道:「对不起!我马上把它擦干净。」伸手便想把陶盆里的毛巾拿出
来。
但爱丽儿阻止了伊若,伊若看着她,爱丽儿伸出手指,把身上的精液都刮了
起来,当着伊若的面,把手上的精液都给吞了下去,满脸都是满足的表情。
伊若看着她把自己的精液都给吃了下去,这个举动不知为何竟让他觉得前所
未有的喜欢爱丽儿,他现在只想紧紧的抱着她,永远不分开。
爱丽儿看到伊若昂然的肉棒上还悬着些许白浊,便自然的弯下身子,将他的
肉棒含入口中,舌头舔舐着上面的精液。爱丽儿今天是第一次把男人的生殖器放
入自己的口中,品尝那黏黏滑滑的液体,那竟是一种难以想像的美味,爱丽儿觉
得就连天上的神蜜也不会有这种美味。
她把精液都吞下肚后,暂时的把肉棒吐出,两眼看着被一连串的怪事吓呆的
伊若,露出她的微笑,轻轻的说道:「伊若,你喜欢我这样对你吗?」两手抚摸
着伊若的脸庞,四目相对。
伊若很显然不知道刚才的事代表着他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,伊若看着爱丽儿
红通通的脸颊,脸上感到她嘴鼻唿出来的热气,情不自禁的把脸凑过去,他不知
道把脸凑过去可以干嘛,只是很想这么作罢了,他觉得爱丽儿的嘴唇散发着奇怪
的光泽,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,于是他伸出舌头,想要舔舔爱丽儿的双唇。
爱丽儿的反应却比他快多了,一口就把伊若的舌头给吃了,在口中疯狂的交
合着,伊若只觉得身体好像快散了,浑身都用不上力,但他的肉棒却依旧在两人
之间抖动着。
伊若不知道这持续了多久,当他和爱丽儿分开时,他觉得下巴很酸。爱丽儿
接着把他轻轻的推倒,自己蟠伏在伊若身上,舌头在他身上游移,最后回到了那
颤抖着要求注意的肉棒。
爱丽儿现在有机会来好好瞧瞧这个巨大的尤物,她试着用两手去测量它的长
度,发现用两只手握着它还会多出将近半只手的长度,爱丽儿又惊又喜,她看过
的男人里没人有这么雄伟的肉茎(不过她没看过几个男人),爱丽儿欣喜的吞下
那冒着热气的肉棒,用舌头削刮龟头的四周,感受伊若在她的唇下快乐的抖动。
伊若现在已经可以忍受这个恐怖的快感了,他看着爱丽儿吸吮肉棒的幸福表
情,两手摸着她的头发,他现在发现原来女人是如此的让他快乐,他觉得以前像
个笨蛋,在他的家里门外有那么多美丽的女人,为什么他都没有去注意过?伊若
决定从明天开始,他要好好的去爱每一个他喜欢的女人。
爱丽儿的耕耘得到了成果,很快的伊若射出他第三发的精液,这次他不再神
晕目眩,他清醒的享受那快乐的果实,爱丽儿也毫不保留的将那快乐的泉水全部
吞下,当她吐出伊若的肉棒时,嘴角还拉着许多条透明如蛛网的丝线。
爱丽儿爬上伊若的身子,看着他幼稚的脸庞,问道:「你喜欢吗?我舔弄你
的肉体,你觉得舒服吗?」
伊若答道:「爱丽儿,我好喜欢你刚才那样弄我喔,你以后可以每天都和我
一起弄吗?」
爱丽儿道:「笨伊若,我们还没弄完哩,还有更好的在后头呢!」
伊若喜道:「真的吗?」
爱丽儿笑道:「当然了,我们等一下就来弄,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你喜不喜欢
我。」
伊若说道:「我最喜欢你了。」
伊若抱着爱丽儿的颈子,给她一个深深的热吻,两人的舌头又搅和在一起,
当两人嘴唇分开时,伊若的肉棒又挺立的起来。
爱丽儿温柔的用手指环绕着肉棒上下套弄着,说道:「伊若真是好色,才一
下下就要。」爱丽儿笑着亲吻伊若的龟头,说道:「不过我最喜欢你好色了。」
她抬起头来对伊若说到:「过来吧,我让你看女人最深奥的地方。」
两人坐起身来,爱丽儿张开双腿,露出她粉红色的私处,上面有一层亮晶晶
的液体,正顺着她的大腿根流到地上。
伊若像是失了神一样的盯着那粉红色的肉瓣,他渐渐低下头去,舌头触碰那
颤抖的肉瓣,一股甜酸的气味进入了他的肺部,伊若像是中了毒似的吸吮那透明
的液体。
爱丽儿抱着他的头无法抑制的鸣叫着,最后在一阵勐烈的抽搐中,爱丽儿的
下体喷出了一道道银白色的水柱,溅湿了伊若的脸和身子。
伊若看着不停喘气的爱丽儿,讶异的问道:「刚刚那是什么?」
爱丽儿微笑道:「那是和你刚刚射出的白色东西一样的,只是女人射的比较
多。」
爱丽儿换了个位置,她背靠墙的坐着,两手拨开粉红色的肉瓣,说道:「来
吧,将你的肉棒用力插到我这边的洞里来。」
爱丽儿脸上难掩兴奋之情,她的身体因为刚刚的高潮,现在更加的敏感,伊
若试着把龟头塞入她的洞口里,摩擦着肉壁,爱丽儿放出了一声愉悦的尖叫,两
脚用力箍上伊若的腰,一气把肉棒挤入肉屄里,只剩两粒睾丸在外飘荡。
伊若被突如其来的强大快感给吞噬,一时之间连叫都叫不出来,只知道顺着
原始的脉动摇摆着下半身,用力的把肉棒刺入流出甜美汁液的肉屄里。
爱丽儿嘶吼道:「啊!对,就是这样,再用力一点,再快一点,再深一点,
把我刺穿,把我插烂吧!啊……啊啊……啊!」
伊若似乎真的听她的话做似的,他抓起爱丽儿的双腿,由上往下勐烈的攻击
着因为快乐而放声大叫的爱丽儿,伊若迷茫的两眼看着因为极度的愉悦而扭曲变
形的爱丽儿的脸孔,伊若突然觉得爱丽儿此时有无法比拟的艳丽。
他试着弯曲爱丽儿的身体,想要更靠近一点看那美丽的脸庞,像是一朵被风
雨凌虐的玫瑰。爱丽儿的身体却突然的僵硬了,伊若感到那紧覆着肉棒的身体正
快速的缩放,大量滚烫的液体冲击着他的肉棒,他再也撑不住了,于是也随着那
滚滚热流释放了自己的雪白精液,任自己疲惫的身子随着那远去的洪流一起深深
进入梦乡。
伊若闭上了眼睛,他依稀看到爱丽儿那被欲望和淫乐所充满的双眸。
(二)
伊若沉沉的睡着,但他依稀看到了一个蒙朦胧眬的人影,嗯,他的确看到一
个人,他正缓缓的从地上浮出来,他是一个矮矮的老人,胡子都快比身子高了,
还戴了一个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尖顶帽。不过就算如此,老头子加上帽子也才到
伊若胸口的高度而已。
小老头道:「你好啊,小朋友。」
伊若躺着回答道:「你好。」心中想着:「好奇怪的人喔,我在作梦吗?」
(你的确是在作梦。)
老头又道:「为了不打扰你的睡眠时间,我只说重点,经过一天的试用,您
愿意和我订下契约,终生使用这个戒指的魔力吗?」
伊若道:「魔力?契约?那是什么东西?」(这两个字汇似乎太难了。)
小老头道:「那我换一个说法,您想要每天都和今天一样快乐吗?」老头的
嘴角泛起一丝微笑。
伊若:「可以吗?」他的期待毫无掩饰的出现在自己的脸上,伊若道:「我
想要。」
老头道:「没有问题,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,来,请伸出手来。」
老人拿出一卷黄色的卷轴,张开它,里面只有几个诡异浮动的文字,卷轴的
最下方有一个用数个几何图形圈画出来的空白。伊若伸出手去,老人摸摸他的手
指,伊若只觉一阵刺痛,连忙抽回手一看,却没有看到任何异状,卷轴上那空白
的地方却多了几点的红色。
伊若问道:「你做了什么?」
老人回答:「没什么,那只是一些烦人的程序。」
老人笑道:「好了,契约已经订好了,那么您的使用期限是直到您消失于这
个世界为止,也就是你们所称的死亡,使用的费用会在期限终了时向您索取,一
日以您所使用的货币一个单位为标准,但若是届时您没有钱能支付其费用,我们
会带走您拥有的任何物品或非物品以为替代。」说完,老人就消失了。
伊若忙道:「等等呀,你是谁呀?」
远远的传来一阵声音:「摩拉摩斯,摩拉摩斯,莫拉莫斯。」
当伊若想着:「这什么怪名字?摸来摸去的?」却觉得下体传来一阵阵的跃
动,一股温热湿滑的触感唤醒了他和他昂然的肉棒,爱丽儿正用无比的温柔吸吮
着他的肉棒。
伊若睁开眼睛,爱丽儿微张的肉瓣正缓缓的流出鲜美的汁液,他轻轻用手指
拨开肉瓣,品尝那早晨的凝露。两人温柔的将对方舔舐到高潮,彼此吞咽对方的
液体。
之后爱丽儿转回身子,说道:「早呀,昨晚舒服吗,伊若?」
伊若答道:「嗯,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。」
两人相视一笑,爱丽儿给了伊若一个浓厚的吻,之后起身穿上衣服便回去执
行她日常的工作了。
伊若也起身出去,他觉得很饿,想吃点东西,外面的餐桌上早已准备好热腾
腾的面包和暗红似血的葡萄酒了(平常只有奴隶才喝水喔,一般公民都是以酒代
水的,不过没钱买酒的还是只能喝水啦)。
伊若看着母亲,美丽的若丹正看着窗外的落彦山,她美丽的背影让伊若的下
体不自主的站了起来,伊若现在已经适应了看不到别人衣服的样子了,不过他现
在可以控制要不要让衣服不见,是为什么他也不知道,反正他会。
伊若狼吞虎咽的吃了好几个面包,若丹此时转过身来,说道:「伊若,你吃
那么快会呛到的。」
但是伊若完全没听到,因为他早已被妈妈骇人的肉体给吸引住了,爱丽儿的
身材和妈妈一比,瞬间便黯然无光,若丹的乳房大又有弹性,凹凸有致的腰身,
皮肤闪耀着珍珠一般的光泽,看不出是两个孩子的妈妈(伊若还有一个姐姐,嘿
嘿)。
伊若盯着妈妈跨下那金色的细毛,想要看看妈妈的肉屄是不是和爱丽儿一样
漂亮,没注意到妈妈已经走到他的身边了。
若丹道:「你在看什么?伊若,我跟你说话没听到吗?」若丹边说边看,看
到了伊若袍下(这时代没有裤子啦,要干嘛都很方便)奇怪的突起,若丹的手伸
出去摸摸那突起,想知道伊若在袍子下面藏了什么东西,岂知那突起入手温温热
热的。
若丹已是人妇,一摸当然知道那是什么,一羞之下,连忙缩手,心道:「小
色狼,什么时候那么大一根的?」
伊若一惊之下,也是满脸通红,急道:「没有,妈,我什么都没看到。」
若丹一听,反问:「那你在看什么?」
伊若更急了,忙道:「妈,我没有看到,我没看到你穿衣服的样子(这也没
错啦)。」
若丹一听,便生气的问道:「小色鬼,你偷看我换衣服是不是?」
伊若见大事不妙,便三步并两步的冲了出去,但一把便被妈妈给抓了回来,
若丹道:「别跑,我不是要骂你。」
若丹觉得很奇怪,她本来是要狠狠骂他一顿的,但是却又觉得没办法和他生
气,更奇怪的是,她似乎对他的儿子有另外一种奇妙的感觉,虽然若丹知道那是
什么,但她却不想承认,她对自己的儿子有性的渴望。
若丹道:「来,和我过来。」她抓着伊若的手。
伊若发现到妈妈脸上浮现的红潮,爱丽儿昨天晚上也是这种表情,伊若隐约
的感到既将发生的事,本已垂软的阴茎又勐的窜了起来。
两人走进了若丹的房间,若丹让伊若坐下,自己坐在他的对面,两人满脸通
红,不知该说什么。
最后,若丹开口说道:「伊若,你……喜欢妈妈吗?」
伊若回道:「嗯,我最喜欢妈妈了。」
若丹道:「那你为什么要偷看妈妈换衣服呢,你知道这会很令我伤心吗?」
伊若羞愧的点点头,若丹续道:「你如果真的想看的话,那你应该和我说呀!」
「不对!我在说什么呀?」
「妈妈又不是外人,你真的要看,会不让你看吗?」「这是什么?我不想说
这个呀?」
「你只要和妈妈说,别说是看了,要摸就让你摸,甚至……你想干什么都可
以……」「天呀!我中了淫欲女神的法术吗?我怎么会说出这种话!」
伊若看着妈妈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,有时候还红红的,觉得有点不太对劲,
问道:「妈妈,你是说真的吗?」
若丹想:「不行,我不能被妖术打败,要集中心神,不能让它为所欲为!」
于是若丹发觉自己又能重新控制自己了,忙道:「妈妈今天很累了,刚刚的都是
梦话,你先出去玩吧!」
伊若应了一声,走了出去。
若丹自己想道:「没想到淫欲女神这么可怕,我没有做触怒到她的事,她也
不分青红皂白的要诅咒我,待会得去神殿请个神谕才行。」
伊若走了出去,一出家门,便看到爱琳正在往城外的方向走去,伊若便朝她
奔去。爱琳看到了伊若,便说:「戒指呢?」伊若抬起他的左手食指,眼睛打量
着爱琳。
她的胸部和妈妈比起来小很多,她的下腹有几撮稀疏的黑毛,女性的凹凸曲
线还不明显。仔细打量之后,伊若决定把她的衣服变回来(正确的来说是让自己
看见她的衣服)。
伊若和爱琳一起往城外走去,路上伊若便开始告诉爱琳昨晚他和爱丽儿的一
夜激情,听的爱琳耳根通红,她问道:「你们弄那么久,难道都没人听到吗?」
伊若答道:「没有呀,我自己都听不到了。」爱琳便一路无语的默默往山上
走去。
路上爱琳一直在想着伊若的话,想像他巨大的肉棒,想像爱丽儿被插入时快
乐的喊叫的样子,她想着自己湿淋淋的肉屄,她觉得自己好像是被绑在一根火柱
上,想要逃开那炙热的火焰,却又动弹不得,但她更想尝试一下被男人用肉棒插
入的感觉。
她不知道为什么,昨晚开始自己的下体就不断的缓慢流出许多的透明液体,
爱琳几乎整晚上手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下半身,她一直的搓揉自己,期间几次她
控制不住的叫出声来,但所幸无人发现。
她更发现,自己搓揉下体到一定程度时,会出现一种非常销魂蚀骨的感觉,
她的身体会绷的紧紧的,下体肌肉会不断收缩,甚至喷出大量的液体。爱琳昨天
晚上就有了四次这种情况,现在下体还有点刺痛。
爱琳没想到伊若昨晚居然和他家的女奴搞弄了一个晚上,当她听到这件事的
时候,她觉得袍子下似乎又有那种湿润的感觉。
爱琳不知道怎么办,一路上听着伊若讲一些莫名其妙的话,她有点想要伊若
试着用他的肉棒插入自己的肉屄,但又有点害怕。
伊若跟着爱琳走来走去,但爱琳并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,所以很快的伊若
便发现她们进入了以前从没到过的森林深处,伊若便警告爱琳:「嘿!我们走过
头了,别再走了吧。」
但是爱琳正专心的思考她的肉屄和伊若肉棒的关系,没有听到伊若的警告,
伊若只好追了上去,又唤了她几声,一边专心记下来时路。最后伊若拍拍爱琳的
背,这才唤回了她的注意力。
爱琳见四周尽是没有印象的树木,问道:「我们在哪里呀?」
伊若回道:「还问我,刚刚叫你不要再走下去,你偏不听,还好我有记路,
跟我走吧。」于是爱琳便跟着伊若往回走。
但是伊若并不是个能依赖的人,当伊若知道他带错路的时候,她们已经又往
森林深处走了一大段路了。这下子伊若可急了,要是回不了家,甚至要动员全城
民众来搜索她们的话,他一定会被妈妈骂死的(基于以前的经验,伊若知道事情
的严重性)。
爱琳见伊若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,便道:「别急,现在还是乖乖的等人来找
我们的好。」
伊若这下可生气了,怒道:「会变成这样还不都因为你,你到底在想什么?
想得连我的声音都听不见了。」
爱琳被伊若一追问,羞得低下头去,不想看他。但伊若此时却听到了一阵奇
怪的声音,是从他耳朵深处传来的,那声音竟是爱琳的声音,但是爱琳就在伊若
的眼前,嘴巴动都没动。
那声音道:「我昨天自己摸自己了。」、「我的小洞喷出了好多的水。」、
「不知道他肯不肯插到我的洞里?」、「他说他的肉棒很大,真的吗?」、「为
什么我的小洞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痒?」、「他会和我弄吗?」、「我好想弄弄
看。」、「我想让他插到我的洞里。」
伊若立刻明白了,不过他纳闷的是如果要他帮爱琳插屄的话,为什么爱琳不
直接说出来就好了呢?她们两个是朋友,伊若不会拒绝她的。
伊若便道:「别再想了,我来帮你插屄吧!」
爱琳一听,吓的跌在地上,忙问:「你……你为什么知道我在想什么?」
伊若答道:「我哪知道,反正我来替你插屄就是了,你到底要不要?」
爱琳点点头,她鼓起最大勇气说:「你愿意插我的屄吗?」
伊若说道:「当然啊,我们是朋友嘛。」
伊若便走过去,抱住爱琳的肩膀,轻轻的亲吻她的嘴唇,并试着用舌头去触
碰爱琳的舌头。爱琳似乎有点害怕,但是过了一会,紧张感消除了之后,她也主
动的用舌头和伊若搅在一起。
伊若快速的褪去两人的衣服(再次重申,这个时代的人衣服只有「袍子」,
以后不再多说),两手压上爱琳胸前小小的隆起,还有点硬硬的,伊若试着揉揉
娇小的乳房,爱琳不自禁的哼了一声。
爱琳的手握着伊若挺起的肉棒,她惊讶的想:「真的好大!进的去吗?」她
的手上下套弄着肉棒,透明的液体已从龟头前端冒了出来。
伊若现在一只手搓揉小小的乳房,另一只手缓缓的伸进爱琳的阴道里,爱琳
嘤了一声,两手紧紧抱着伊若的腰,生怕站不住,因为那股熟悉的感觉又再回来
了,她想起昨晚当高潮过后自己脑中一片空白,四肢酸软的样子。
伊若也觉得有点怕怕的,爱琳和爱丽儿的反应相差太大,而且爱丽儿的阴道
里也没有他现在碰到的像薄膜一样的东西,伊若不知道这样还能不能插进去,因
为他才伸近两个指节而已。
伊若问道:「你里面那个薄膜是什么?」
爱琳:「我不知道。那很重要吗?」
伊若说:「不,我只是怕我插不进去。」
爱琳道:「不会吧,你都能插爱丽儿了。」
伊若嘟哝道:「你们两个又不一样……」
爱琳说:「真的吗?那你比较喜欢谁?」
伊若道:「你呀。」
爱琳喜道:「真的?为什么?」
伊若道:「我认识你比较久啊!」
爱琳叹道:「唉,我想也是,你这个笨蛋……」
伊若道:「你干嘛骂我?」
爱琳懒的和他多说,她看看地上,现在才刚天亮,地上湿湿的都是露水,她
又没穿衣服,不想弄脏身体,于是便手撑在树上,背对着伊若,爱琳道:「你就
这样差进来吧。」
伊若乖乖的瞄准肉屄,慢慢的把肉棒送进去,不一会,龟头的先端就碰到了
那层薄膜,伊若问道:「进不去,挡住了怎么办?」
爱琳没好气的答道:「不会用力一点啊?」
伊若于是便用力的一顶,爱琳只觉得整个人好像从下腹开始裂开了一条线,
痛得她哭了出来。
伊若见状吓呆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,连忙把肉棒抽出,没想到肉棒上居然有
血!伊若这下真的呆了,他觉得是自己刺伤了爱琳,他不应该和爱琳插屄的。
爱琳转身看到伊若吓的苍白的脸孔,眼中犹带着泪水的问道:「你怕什么?
你又没事!」
伊若结结巴巴的道:「血……血……我……」此时一阵狂风吹过,天上传来
一道尖锐的笑声:「唷呵呵呵呵呵!小俩口一大早就你侬我侬的,看的真让人生
妒呀。」
爱琳伊若抬头一看,一个蓝头发的女巫坐着黑猫拉的四轮……马车?在森林
上方的天空盘旋着。女巫穿着奇怪的衣服,紧紧包在身上,衣服胸口还有一道开
口,露出半个酥胸。
她标致的身材让伊若不由得紧盯着她瞧,爱琳冷眼看着他,抓起他的衣服就
砸在伊若脸上。
女巫道:「唷,小女孩生气啰。」一边唿哨黑猫把车子降到两人面前,道:
「你们迷路了吧,上来,我送你们回家。」
两人乖乖的上车(其实是有四个轮子的大雪橇,不是马车,没有门的),一
路上女巫和她们问东问西的,最后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事之后大笑道:「哈哈哈!
伊若你这小鬼,那片薄膜是叫做处女膜的东西,每一个女孩都有的,穿破处女时
会流血也是正常的反应,没什么好怕的。」女巫又道:「对了,你们两人把袍子
卷起来,让我瞧瞧。」
两人依言,只见女巫手一挥,两人身上干掉的血渍都不见了,两人再看女巫
时,她手上多了一个透明容器,里面有一些红红的液体。女巫说道:「处女的鲜
血是很珍贵的素材,这就当车资吧!」
过了一会,巴卡斯城便出现在眼前了,巫女在森林边缘放下她们两人,道:
「我是住在西边森林的麦妃姬斯特,没事别再乱跑了。」说完,便和那几只黑猫
飞的不见踪影。
伊若爱琳两人互相交换眼神,同时放声大笑,手牵着手往城里跑回去了。
爱琳:「今天晚上我把窗子打开,你要来喔!」
伊若:「嗯。」